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办事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办事指南

王毅:希望日方不松劲不后退 把口头表态转化为行动

时间:2018-1-28 11:15:12  作者:  来源:  浏览:213  评论:0
内容摘要:王毅欢迎河野外相访华,表示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对两国关系具有特殊和重要意义。你年初即来华访问,体现了日本政府希望改善两国关系的强烈愿望,中方对此表示肯定。期待你此访取得积极成果。王毅说,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符合两国利益,也是两国社会各界的共同愿望。当前,中日关系处于...

王毅欢迎河野外相访华,表示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对两国关系具有特殊和重要意义。你年初即来华访问,体现了日本政府希望改善两国关系的强烈愿望,中方对此表示肯定。期待你此访取得积极成果。

王毅说,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符合两国利益,也是两国社会各界的共同愿望。当前,中日关系处于一个关键阶段,既有积极进展,同时也面临不少干扰和阻碍。中日关系历来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重视日方近期在对华关系上所作积极表态,特别是注意到安倍首相在国会演说中将改善对华关系作为下步重要施政课题。希望日方不松劲,不后退,把口头表态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与中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推动两国关系尽早回到正常和健康发展的轨道。

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涉及千亿不良贷款挪腾曝光9个月后,银监会开出了2018年第一张罚单,经银监会查实,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四川银监局依法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罚款4.62亿元,浦发银行内部问责近200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宣称自己不良贷款零记录的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多年来通过7家房地产公司和矿产企业,设立上千家壳公司进行承债式收购,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不良贷款。

据悉,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最终形成不良资产约100亿元。目前,浦发银行总行已经计提了相关拨备。

这不是个案。广发银行侨兴债“萝卜章”案件、民生银行北京航天桥支行30亿元虚假理财案、农业银行北京市分行39亿元票据案,多起银行违规案件的曝光,暴露出了近年来银行业内存在的共性问题:部分银行片面追求业务规模的超高速发展,采取了弄虚作假炮制业绩的不当手段;此外,也暴露出了银行内控体系无法及时发现并纠正违规操作的短板。

造假术:承债式收购寅吃卯粮

“这是一起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主导的有组织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额巨大,手段隐蔽,性质恶劣,教训深刻。”银监会在公告中称。

1月19日晚间,银监会公布了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发放贷款案的查处情况。经查实,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不良贷款。

业内人士给出了通俗的解释: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原行长王兵带领着从银行高管到客户经理的一帮人,通过一般人看不懂的财务手段,把775亿元贷给了1000多家空壳公司,这些空壳公司在收购有不良贷款的企业后,拿着银行给的贷款,替那些不良贷款企业还钱。775亿元的贷款在这些公司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此前不良贷款留下的窟窿却被填上了。

“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操控1493个空壳公司,主要是为了钻空子。” 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审计委员会前主席、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李若山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银行有分期授权,贷款1亿元以上需要总行批发。“它的‘窟窿’有700多亿元,只有造假造出那么多家企业,让每家企业的贷款指标只有5000万元、7000万元,不用通过总行来批,不断滚动。而一旦上面来人审计,也不是穿透式的审计,比如看有无贷前调查企业资料、工商营业执照复印件、财务报表等。像这种通过壳公司腾挪不良资产的方式,很难被发现。”

不过,对于上述违规行为何时开始,银监会及浦发银行均未提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很长时间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都是业内“零不良贷款”的行业标杆,尤其是在前任行长王兵到任后,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业绩一度突飞猛进。公开数据显示,2003年,即王兵到任的第二年,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存款余额90亿元。2012年,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资产总额为1072.49亿元,其中存、贷款余额分别为959.51亿元和604.28亿元,存款余额增长约10倍。

2002年3月从工商银行四川分行副行长一职转任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在王兵掌舵的15年里,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存贷规模、利润、不良等指标均在同区域股份制银行之首。《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在浦发银行内部,王兵开展业务的模式一度被当做典型宣传学习。

据媒体报道,王兵曾经多次公开表示,银行长久经营的本质要素是抓住形态不变的增值资本和稳定的现金流量,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使得王兵对钢铁、煤炭等资源型企业格外“情有独钟”。尤其在王兵上任初期,正逢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的黄金十年,这些企业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带来了可观的业绩回报。自此,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开始以一些“非常之道”向这些企业增发贷款。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向矿类企业投放的贷款中,存在一部分委托贷款,以及委外投资、表外投资、非标等抽屉协议众多的“准贷款”。尽管这些贷款的利息回报高,但是由于缺少真正的担保、抵押等缓释措施,再加上近年来钢铁、煤炭产业去产能,业绩不景气,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不良贷款开始增多。

在2017年发出的公告中,浦发银行承认成都分行资产质量确实承受一定压力。公告称,“近年来,受区域实体经济下行影响,我行成都分行资产质量承受一定压力,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逾期情况攀升,我行总、分行均已采取必要措施加强管理,积极处置化解。”

面对这些大量存在风险隐患的贷款,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开始腾挪资金来堵上这些窟窿,通过承债式收购来腾挪不良贷款。业内人士介绍,这种承债式收购,是通过空壳公司收购存在不良贷款企业,再向空壳公司发放贷款,由空壳公司代替不良贷款企业还款。

一家商业银行的管理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承债式收购属于银行挪腾不良资产的常规做法。“从长远来看,这种做法属于寅吃卯粮,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成都分行这样做,可能是因为相信这些企业有能力最终将贷款还清,希望能给他们一定的周转时间,从而将不良贷款转化为优质贷款。”

内控体系失效,总行该负什么责任

上述商业银行管理人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腾挪不良贷款的方式在国内并不是孤例。事实上,尽管监管明令禁止,但是追求业绩绩效的刺激下,不乏有些银行会铤而走险,利用表内外业务腾挪不良贷款,掩盖风险敞口。

在业内人士看来,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此前多次宣称自己不良贷款为零,本身就存在问题,“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尤其是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因此连续4年被授予风险管理优秀单位,可见无论是成都分行还是浦发银行总部,自身的风控体系即存在问题。

在通告中,银监会将此案形容为“一起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主导的有组织的造假案件”。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此案由王兵带头,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从高层领导到底层柜台员工,上百人涉嫌参与违规操作。据了解,如此大规模的集体造假,与王兵个人的强硬风格,多年执掌成都分行的威信以及高额的业绩奖励不无关系。

银监会表示,此案暴露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存在诸多问题:一是内控严重失效。该分行多年来采用违规手段发放贷款,银行内控体系未能及时发现并纠正。二是片面追求业务规模的超高速发展。该分行采取弄虚作假、炮制业绩的不当手段,粉饰报表、虚增利润,过度追求分行业绩考核在总行的排名。三是合规意识淡薄。为达到绕开总行授权限制、规避监管的目的,该分行化整为零,批量造假,以表面形式的合规掩盖重大违规。此外,该案也反映出浦发银行总行对分行长期不良贷款为零等异常情况失察、考核激励机制不当、轮岗制度执行不力、对监管部门提示的风险重视不够等问题。

“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不良贷款掩盖事件,暴露出的不仅仅是浦发银行的问题,也是众多银行存在的问题,即在追求业绩的情况下如何做好内部风控。”前述商业银行管理人士称,无论是此次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有组织地集体腾挪不良资产,抑或是此前广发银行曝出的内外部人士勾结,通过同业资金运作掩盖百亿坏账,都暴露出了目前业内银行内部风控体系的脆弱。

他透露,不良率一直以来都是银行考核的重要指标之一,从客户经理本人一直考核到总行,间接造成掩盖不良贷款常常是集体行为的怪象。从此次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案例来看,规模之所以这么大,与王兵个人的多年把持很难脱开关系。“从这次事件来看,如果行长的交接可以更早一些,情况或许不会这么严重。”

2016年下半年,在昆明分行原行长李卫星接任行长后,王兵就已经转任高级专家,2017年4月7日正式卸任。同时,浦发银行总行空降了多位总行干部到成都分行。

2017年,浦发银行也相继换将,由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下称“太保集团”)原董事长高国富接棒吉晓辉,成为浦发银行的党委书记。作为高国富的旧同事,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审计委员会前主席、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李若山称,高国富在太保集团任职期间就以重视风控著称,太保集团的审计部门在高国富的指导下从120人变为了400人。

李若山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虽然浦发银行2017年多处换将,但成都分行的问题早已成疾:“根据相关规定,任何省级分行的行长、任何部门支行的行长3~5年一定要强制轮岗,由后来者接管。王兵担任行长已经15年,如果只有5年,问题很容易暴露,损失也会小很多。”

监管不力,四川银监局负责人及相关责任人也被问责

李若山认为,由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事件可以折射出,银行在经济顺周期的监管手段和方法,在经济周期进行调整时已不适用,必须要穿透监督具体到股东是谁、业务活动怎样、贷后管理以及投后退出机制。

随着银行业繁荣背后的问题一一暴露,央行和银监会的监管也在层层加码。在1月17日举行的银监会党委传达学习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精神的会上,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将重点查纠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金融信贷中涉及银行业监管的失职失责问题,对监管职责履行不到位、监管权力行使不规范、监管问责处罚不严不实的机构或部门,严格依规依纪问责处理。

银监会数据显示,2017年银监会系统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452件,其中处罚机构1877家,罚没29.32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547名,罚款合计3759.4万元,对270名相关责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终身银行业从业和高管任职资格。除此,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内部问责处理共计16.7万人次。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针对层出不穷的银行案件,银监会一直强调严格落实“上追两级”“双线问责”的监管要求。针对此次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案件,四川银监局依法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罚款4.62亿元;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原行长、两名原副行长、一名部门负责人和一名支行行长分别给予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取消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警告及罚款等。目前,相关涉案人员已被依法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一位银行内部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规定,银行内部会对放出去的贷款做抽查审计,地方银监局也要对贷款进行现场检查和非现场审查。“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做到一点痕迹都没有。”

从浦发银行内部处置情况看,成都分行原行长被开除、两位原副行长分别遭降级和记大过处分。同时,195名分行中层及以下责任人员受到内部问责。目前,银监会已依法对浦发银行总行负有责任的高管人员及其他责任人员启动立案调查和行政处罚工作。

在监管失职方面,此次银监会对四川银监局也进行了问责。银监会表示,鉴于四川银监局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相关风险线索等问题未全面深查,监管督导不力,对其监管评级失真,银监会党委责成四川银监局党委深刻反省,吸取教训,并对四川银监局原主要负责人和其他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问责,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相关评论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南阳市电子警察查询网)
豫ICP备060155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