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违法代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违法代码

沃格光电IPO过会:与深天马关联交易引关注 被问是否利益输送

时间:2018-2-7 10:27:07  作者:  来源:  浏览:99  评论:0
内容摘要:证监会6日晚间公布了《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31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江西沃格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格光电”)首发申请获通过,保荐机构为申港证券。  资料显示,沃格光电主营业务是FPD光电玻璃精加工业务。此次IPO,沃格光电拟于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2364.89万股,...

证监会6日晚间公布了《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31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江西沃格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格光电”)首发申请获通过,保荐机构为申港证券。

  资料显示,沃格光电主营业务是FPD光电玻璃精加工业务。此次IPO,沃格光电拟于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 2364.89万股,计划募集资金7.38亿元,用于TFT-LCD玻璃精加工项目、特种功能镀膜精加工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发审委会议要求沃格光电就以下几方面问题做进一步说明:

  1、沃格光电报告期对前五名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均在90%以上。沃格光电代表需:(1)说明客户集中度高是否属于行业共有特点;(2)结合行业状况、前五名客户的市场地位、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以及相关合同条款,说明与前五名客户交易的可持续性;(3)针对客户集中度较高的情况,说明已经和将要采取的风险控制措施。

  2、报告期沃格光电向深天马及其关联方销售占比均在50%以上,且薄化、镀膜等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均高于其他客户。沃格光电代表需说明:(1)与深天马及关联方业务的定价机制及价格公允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情形;(2)主要合同条款、信用政策、结算及收款方式与其他客户是否存在差异;(3)与深天马及其关联方毛利率高于其他客户的原因及合理性;(4)交易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是否对深天马及关联方存在重大依赖,相关风险是否充分披露;(5)深天马计提1.86亿减值准备对公司的影响。

  3、沃格光电代表需说明:(1)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原因;(2)客供料是否为行业惯例,业务实质属于来料加工还是生产销售,相应收入确认是否符合会计准则规定;(3)毛利率波动较大的原因及高毛利率是否具有可持续性,风险揭示及信息披露是否充分;(4)内、外销毛利率差异的原因,海关出口数据及支付的市场拓展维护费用是否与外销收入规模匹配。

  4、沃格光电代表还需说明:(1)收入、净利润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经营及行业环境是否发生重大变化;(2)净利润增幅高于收入增幅的原因及合理性;(3)销售信用政策是否保持一致,应收账款逐期增加的原因,以及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蓝电环保首发申请未获通过 招商证券领新年被否第四单

  中国网财经2月7日讯 证监会6日晚间公布了《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31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江苏蓝电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电环保”)首发申请被否,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仅2个月有余,招商证券已有4单IPO被否。另外三家分别是深圳雷杜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广东格林精密部件股份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蓝电环保主要从事电除尘器、布袋除尘器、电布袋除尘器以及脱硫脱硝设备的研发制造和销售。此次IPO,蓝电环保拟于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1793.34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7173.34万股。

  发审委会议向蓝电环保主要提出了以下几个问题:

  1、招股说明书披露,蓝电环保生产的脱硫设备采用离子液脱硫,属于国内领先的脱硫技术,蓝电环保2011年7月与成都华西签订《合作协议》合作开拓脱硫业务,相关收入占当期全部脱硫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6.35%、24.48%及35.74%。蓝电环保代表需说明:(1)与成都华西合作的背景及原因,合作协议的可持续性,如合作协议终止,是否有足够的应对措施,是否会对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是否存在影响持续盈利能力的不利情形;(2)核心技术是否具备完整性和独立性,对成都华西是否构成重大依赖;(3)与成都华西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

  2、蓝电环保报告期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较高,其中对第一大客户的收入占比维持20%以上。销售费用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蓝电环保代表需:(1)结合报告期内主要客户的收入占比、在手订单情况,说明是否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2)说明对第一大客户是否存在重大依赖;(3)说明销售费用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销售费用、关联方承担销售费用等情形。

  3、蓝电环保脱硫业务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各期波动较大。蓝电环保代表需:(1)说明各期跨期项目收入的毛利率变化情况及其原因;(2)结合定价机制、主要项目毛利率等情况,说明毛利率变动原因;(3)结合应用领域、技术研发及应用等情况,说明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

  4、蓝电环保需要安装的除尘设备在验收后确认,不需要安装的交付即确认;脱硫业务收入确认按完工百分比法确认收入,工程进度按实际发生成本占预计成本的比重确定。除尘设备和脱硫业务在合同付款条件和进度部分并无重大差异。蓝电环保代表需说明:除尘业务和脱硫业务采取不同收入确认会计政策的合理性及依据,不同收入确认会计政策对财务数据影响,是否存在调节利润情形。

  5、蓝电环保共有25名技术研发人员。蓝电环保代表需结合公司员工构成,说明其业务所适用技术是否处于行业领先技术,前景如何,如何保障后续研发能力。 

比特币中国前途未卜:行业老大反被收购 前景迷茫

  作为我国第一家也曾是最大的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比特币中国(BTCC)近日因一则被收购公告吸引了市场关注。BTCC在微博和官方公众号宣布,已经被一家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正式收购。然而,在BTCC宣布被收购的同一天,香港监管层宣布下架证券类虚拟货币,在分析人士看来,BTCC近几年命途多舛。在每一次的监管严击下,均未翻身,被收购这一根“救赎”稻草也恐难挽救BTCC。

  行业老大 反被收购

  1月29日,BTCC公布了被收购的消息,但并未透露具体的收购公司与收购细节。BTCC创始人李启元表示,本次资源的引入将助力BTCC从2018年起更加强势积极地发展业务。BTCC的公告称,BTCC今后将把业务重心完全转移到国际市场及旗下的三个主要产品——BTCC矿池“国池”、Mobi数字资产钱包和美元现货交易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BTCC成立于2011年,公司主体为上海萨图西网络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Bobby?Lee(李启元),注册日期为2013年7月9日,注册资本为120万元。随着业务的发展以及越来越多的国内投资者开始进入“币圈”,作为国内最早创立的比特币交易平台,?BTCC在2012年时,比特币交易额就曾占到全球比特币交易额的35%,成为国内最大、全球排名第二的交易所。至2017年上半年,国内比特币交易额在全球交易额占比达到了80%,BTCC在全球比特币交易平台排名中仍位列前茅。

  另外,除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以外,BTCC还拥有国内最大的比特币矿池“国池”。据BTCC公告透露,2017年“国池”挖出价值近9亿美元的比特币。“挖矿”的高额利润使得国内产生了大量的矿机制造商和“矿工”,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7年上半年国内矿机生产几乎垄断了全球市场,全球各地投资者纷纷前来购买。

  也正是大量堪称狂热投资者的出现,让一些良莠不齐的ICO(首次代币发行)项目看到了利润,开始大量滋生。据央行的定义,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由此,2017年,央行注意到并开始打击数字货币的交易。

  转战海外 市场流失

  2017年1月11日,央行上海总部、上海市金融办等单位组成联合检查组对BTCC开展现场检查,重点检查该企业是否超范围经营,是否未经许可或无牌照开展信贷、支付、汇兑等相关业务;是否有涉及市场操纵行为;反洗钱制度落实情况;资金安全隐患等。

  2017年2月9日,央行提出明确要求:比特币交易平台不得违规从事融资融币等金融业务,不得参与洗钱活动。当日晚间,BTCC、火币网、币行三家平台相继发布公告,宣布为升级反洗钱系统全面暂停比特币、莱特币的提现业务。历时4个月后,2017年6月,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恢复了提现业务。

  但监管到此并未结束,随着提现业务的恢复,在比特币的“龙头”效应下,国内各类数字货币迎来大涨,ICO项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3个月间,比特币价格从1万元左右直接涨至近3万元。为了遏制ICO乱象,2017年9月,中国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称,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应当立即停止。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同时,对于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金融管理部门将提请电信主管部门依法关闭其网站平台及移动App,提请网信部门对移动App在应用商店做下架处置,并提请工商管理部门依法吊销其营业执照。随后,2017年9月14日-15日,国内最大的三家比特币交易所BTCC、火币网和币行相继宣布关停场内交易,并于10月31日之前完成清退。

  而在完成清退、停止提现、彻底关闭国内平台后,火币网和币行等交易平台纷纷转战海外。目前,火币网在海外开设了火币pro,币行拥有OKCoin国际站与合作公司OKEx,且均提供C2C场外交易服务,吸引了众多国内的投资者,而BTCC却没有了声音。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BTCC虽然也有国际站,提供美元对比特币的交易,但仅支持VISA等国际支付手段,这也使得国内投资者无法继续在BTCC进行投资交易。从比特币交易量来看,据CoinMarketCap网站显示,2月5日,OKEx比特币交易额达到41.5亿元,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9%,排名第2;火币pro比特币交易额近11亿元,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2.39%,排名第8;而BTCC交易额只有5.4亿美元,占比1%,排名第16。

  数据显示,2017年,BTCC创造超过250亿美元的比特币交易量,位居世界前列,而面对国内市场的流失,BTCC也迫切需要改善目前的情况。BTCC交易平台副总裁蔡敏杰表示,此次收购为BTCC提供了资源,BTCC将利用其运营历史悠久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经验,在未来向用户提供更便捷安全的数字资产服务。

  在业内人士看来,“更为便捷”是BTCC未来提供比特币交易的重点,此次收购之后,BTCC可能会回到国内投资者的视野。“国内市场是不会放弃的,但不能公开进行,无论是平台还是用户都会想方设法采取各种手段进行交易。”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监管加码 前景迷茫

  BTCC被收购为平台的“救赎”带来了希望,但在监管日益趋严的情况下,总让人感觉BTCC来晚了一些。在BTCC宣布被收购的同一天,香港证监会中介机构部执行董事梁凤仪公开表示,香港证监会已要求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将属于证券的虚拟货币下架,若发现有公司继续向公众发放证券属性的加密货币,不排除有进一步行动。

  近日以来,监管虽未明确发文规定,但国内数字货币监管趋严风声不断。此前就有多家包括央行主办媒体透露监管要对注册地在境内的场外交易平台、境内大额“点对点”的做市交易,包括注册地在境内但通过其在境外的网站平台,以及采取所谓“出海”形式继续为国内客户提供虚拟货币集中交易服务的平台进行逐步清理。

  苏宁金融研究院区块链实验室首席研究员洪蜀宁认为,国内监管目标是控制数字货币在国内的交易量,一方面是防范金融欺诈风险,另外使得国内矿工没有出货渠道,促使矿工出海,也能降低数字货币在国内的影响。在他看来,国内监管可能会采取屏蔽海外交易所网站、查处集中式的C2C交易、对出海平台的实际控制人进行监管等措施。


相关评论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南阳市电子警察查询网)
豫ICP备060155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