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违章查询
当前位置:首页 > 违章查询

天津:滨海新区GDP万亿变6654亿 对全市GDP没影响

时间:2018-1-20 15:53:13  作者:  来源:  浏览:211  评论:0
内容摘要:继辽宁之后,进入2018年以来,辽宁、内蒙古等多地主动曝出GDP“注水”。专家表示,GDP“泡沫”必须早日捅破,加速推进高质量发展。多地自曝“家丑” 数据“注水”非个案天津市统计局副局长褚丽萍19日在2017年天津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表示,因天津一直未统计注册在滨海新区、但未在当...
继辽宁之后,进入2018年以来,辽宁、内蒙古等多地主动曝出GDP“注水”。专家表示,GDP“泡沫”必须早日捅破,加速推进高质量发展。
多地自曝“家丑” 数据“注水”非个案
天津市统计局副局长褚丽萍19日在2017年天津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表示,因天津一直未统计注册在滨海新区、但未在当地生产的企业的产值,滨海新区调整后的GDP对全市GDP没有影响。
11日,天津滨海新区宣布挤出“水分”,不再重复统计注册在当地、但未在当地生产的企业的产值,将2016年的GDP从10002亿元调整为6654亿元。而在过去一年里,滨海新区一直顶着“首个万亿级国家新区”的光环,得到广泛宣传。
无独有偶,新年伊始,内蒙古在全区经济工作会议上“自曝家丑”: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部分旗县区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经财政审计部门反复核算后,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
最早自曝GDP“注水”的省份是辽宁,2017年初,辽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认“所辖市、县财政普遍存在数据造假行为”。记者了解到,在2011年至2014年,辽宁省所辖市、县累计虚增财政收入约占同期财政收入的近20%。
经济数据注水恐怕不限于上述地区。2017年12月,审计署公布了2017年第三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贯彻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披露云南、湖南、吉林、重庆4个省份的10个市县(区)存在虚增财政收入15.49亿元。据了解,多年来,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据高于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弄虚作假歪招多 自欺欺人危害大
记者梳理各地曝光的经济数据造假案例发现,向GDP“注水”的途径“五花八门”,“招数”主要可以归结为三种:
一是财政空转。内蒙古全区经济工作会议曝出“财政收入虚增空转”,对“空转”这一概念,天津一家国企负责人用实例给出了解释:过去每到年底,有关部门经常会要求其交一些税费,转年再通过其他方式退还,这部分钱被“空转”计入了财政收入。
二是重复计算。滨海新区官方表示,以往GDP统计以公司注册地为标准,但许多公司实际生产都在外地,造成GDP两地重复计算,因此将GDP统计口径由注册地改为在地。
三是故意虚报。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辽宁省有关负责同志在代表团审议时举了省内弄虚作假两个例子:有一个镇,一年财政收入160万元,最后报成2900多万元;一个市,规模以上企业只有281家,却上报成1600多家。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汪德华表示,“注水的数据”扭曲了GDP的真实性,误导了中央部署经济决策,如果不早日刺破这种虚假“泡沫”,必将对经济稳定运行造成影响。
专家呼吁:放下“数字包袱” 追求发展质量
为什么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地方依然有“注水”冲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表示,就财政空转而言,空转一下,就是为了让财政收入指标更好看,让经济数据更漂亮。多地官员自我剖析认为,是难以割舍的“速度情结”和“数字崇拜”在背后作祟。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畸形政绩观在有些干部观念中仍未根除,公布GDP数据,其实就相当于给地方政绩打分,在惯性思维中,很多干部难以不重视数据。
汪德华说,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新的发展理念指引下,改变传统唯GDP政绩观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什么时候地方领导眼里不再只有GDP,GDP造假才有可能烟消云散”。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秘书长冯奎说,对经济数据中的“水分”不能一“挤”了之,必须严肃问责,才能抑制一些干部的“注水”冲动,同时,党政干部也必须认真分析挤出水分后的经济状况,真正从转型升级、寻找新动能上下功夫,实现“深蹲起跳”。
厦门大学经济学副教授丁长发判断,持续清理整顿下,接下来很可能将有更多地方加入到“挤水分”的行列。舆论认为,自曝“水分”体现了地方政府勇于担当、干预作为的气魄,期待彻底消除“面子焦虑”,切实推进高质量发展。
安徽省纪委网站近日发布《聪明反被聪明误 身陷囹圄悔当初——天长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原经理邱越飞忏悔录》一文。邱越飞涉受贿犯罪,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邱越飞称,骗取安置房后,不敢住,不敢出售,更不敢让外界知道,夜晚辗转难眠,感到脊背阵阵发凉,但好不容易吞进肚子里的“肥肉”,要再吐出来,实在是心有不甘。他坦言,完全被利欲遮住双眼、迷住心窍,丧失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最起码的法纪底线。
大白新闻注意到,类似邱越飞这类“敢贪不敢住”的贪官还有很多。山东省德州市于集乡原党委书记、乡长刘传银贪污千万。据刘传银交代,贪污这些钱是打算留给女儿,想给女儿创造一个好的物质环境。直到案发,这些钱大部分没有动,最大的一笔开支就是在德州市的一处中高档小区买了一套180多平米的房子,并进行了豪华装修。可直到案发,刘传银一天也没有在豪宅里享受过。
落马贪官骗取安置房不敢住,也不甘心“进肚肥肉”再吐出
安徽省纪委网站近日发布的“天长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原经理邱越飞忏悔录”中,邱越飞写道,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勤勉敬业的人,自工作以来,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多次受到国家、省、滁州市以及天长市的表彰奖励,组织上对我工作和能力十分信任、认可,把我从一个乡镇文化站普通的职工培养成市电影公司经理、党支部书记。在荣誉面前,我忘乎所以了,整天忙于吃喝、应酬,广交“朋友”,还美其名曰:为了单位和工作,沟通协调关系。平时根本不学法,更谈不上懂法、守法。
他说,电影公司拆迁后,基本上每户职工都得到了安置房和一定的安置补偿费。想到自己在房屋拆迁中没白天没黑夜奔波操劳,做了大量工作,吃尽了辛苦;电影公司这几年的发展我付出了多少的心血;电影公司地块能被市政府征收,我上下奔走、沟通协调了多少次,磨破了嘴皮。大家都各得其所了,惟独我白忙活乎一场,啥也没捞着。我的心理严重失衡,觉得自己亏透了。于是,贪婪之心抬头,我费尽心机地哄骗电影公司老职工刘某,说他不符合安置条件,给了他几万元补偿款。再采取冒名顶替的手段,编造假材料,欺骗职工和上级组织,让自己妻子王静顶替刘某,骗取了一套安置房。
忏悔书中,邱越飞称,我家住天长市郊区,房龄老、结构差,周边环境嘈杂、混乱。骗取的那套安置房位于市中心地段,环境好、配套设施齐全。除了刚领到安置房钥匙后不久的一天晚上,我们夫妻俩偷偷去认了个“门”外,3年多了,我们再也没去过那里。对那套房子,我是既不敢去居住,也不敢出售,更不敢让外界知道。其实,多少个夜晚,我也辗转难眠,感到脊背阵阵发凉。心中有鬼,说不害怕那是骗自己的鬼话!但好不容易吞进肚子里的“肥肉”,要再吐出来,实在是心有不甘啊,我内心就这样折腾着、煎熬着。
2016年6月27日,邱越飞因涉嫌受贿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6年12月19日,经天长市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给予开除党籍处分。他说,我自认为作案手法高明,做事非常隐蔽,不会被人发现。但最终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落得身陷囹圄的可耻下场。
穷乡镇千万级贪官:钱留给女儿,买的豪宅从没住过
于集乡是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镇,1.8万人口,3.95万亩耕地,经济发展水平低。可就在这个人均年收入不足万元的穷乡镇,却出现了一位“千万元”级别的贪官。他就是于集乡原党委书记、乡长刘传银。任职10年,他利用职权侵吞各类公款823万余元,另有1082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近日,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法院以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刘传银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200万元。刘传银当庭服判。
报道称,2015年4月,检察机关收到了举报刘传银涉嫌贪污的线索材料。这份材料的信息十分有限,虽然举报人列出了很多账户,但所有的交易都混在一起,要想在茫茫交易中具体找出哪一笔是贪污款项,难度非常大。与此同时,刘传银的表现也给办案检察官浇了一盆冷水:整整6天,刘传银一言不发。最终,在办案检察官的缜密侦查下,8家银行、几十本存折、近十年的收支数据被一一厘清。透过这些数据,刘传银的犯罪证据也清晰地浮现出来,刘传银的心理防线彻底瓦解。
在刘传银任职于集乡“一把手”的10年里,为促进农村经济发展,上级政府没少给于集乡的企业下拨扶持款,而这些款项却成了刘传银眼中的“肥肉”。他要么伙同他人或自己直接从上级拨款中截留一部分;要么将扶持款先发给企业,再想方设法从企业要回来。被刘传银装进个人腰包的不仅仅是企业扶持款,其他各种补偿款、一事一议款等,也都难逃他的手掌心。借他人承包工程虚列开支,甚至伪造工程,凡能想到的由头,刘传银都用上,为的就是将公款据为己有。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刘传银平时独断专行,哪怕有反对的声音,他也从不放在心上。对有些伪造的合同、报告,乡其他领导提出了反对意见,认为不符合常理,不予签字,刘传银就会生气地强迫他们签字。这些文件都是刘传银巧立名目、套取公款的重要工具。
据刘传银交代,贪污这些钱是打算留给女儿,想给女儿创造一个好的物质环境。直到案发,这些钱大部分没有动,最大的一笔开支就是在德州市的一处中高档小区买了一套180多平米的房子,并进行了豪华装修。可直到案发,刘传银一天也没有在豪宅里享受过。
原“河北第一秘”李真:受贿房子没住一天就被送断头台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于2003年11月13日上午在河北被执行死刑。据此前报道,10月9日上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唐山市对引起国内外关注的被人称之为“河北第一秘”的政治怪胎、特大经济罪犯李真受贿、贪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李真上诉,维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李真的死刑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查明:李真在担任河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河北省委办公厅秘书和副主任、河北省国税局副局长和局长期间,非法索取、收受他人人民币676.6584万元、美元16.57万元,共计折合人民币814.8164万元;伙同他人,侵吞中国东方租赁公司河北办事处办公款、中兴电子公司和尼瓦利斯有限公司股份,共计折合人民币2967.432785万元,李真从中分得美元25万元、人民币10万元和价值人民币51.671万元的住房1套,共计折合人民币270.9874万元。案发后,从李真处追缴赃款美元41.609307万元。
据悉,李真被“双规”时年仅38岁;他幻想自己将来要当“封疆大吏”、“副总理”;他常对许多市县和厅局级领导干部说,“我这回跟你谈了半个小时,可是高看你了”;他在北京专为情人购买了豪华住宅姘居,他还曾在汽车里与一个女人鬼混,被派出所抓住……他与妻子离异,在监狱里,他最想念的是自己的儿子。
从专案组2000年3月1日对李真实施“双规”直到对他执行死刑前期,李真经常夜不成眠,唉声叹气地说:“生和死原本离得这么近,近得只有一线之隔,而架着这条线的就是信念。”李真在交待完问题,心灵彻底“放松”后,对办案人员说:“前苏联解体后,有些高官为养家糊口,去看大门、卖馅饼,我就错误地认为,与其一旦江山易手,自己万物皆空,不如权力在握时及早做些经济准备,以防万一。可现在共产党的江山依旧稳如磐石,我却完了。”
李真利用自己的权力,不择手段地敛财。起诉书起诉他的犯罪事实中,属于索贿受贿的有19笔。大的捞钱机会他紧紧抓住,小的捞钱机会也不放过。1994年~1995年间,卷烟市场好烟紧俏,李真通过张家口烟厂原厂长李国庭批条子,从中渔利60余万元。李真多年来利用手中的权力帮人借款、协调贷款,自己从中收受贿赂,使国家蒙受了几千万元的损失。
据说,李真在事发后称:“我辛辛苦苦弄来的钱,别人花了,给我的房子我只看了一次,没住一天。而我现在倒要被送断头台,我心有不甘哪!”
人民日报:对于腐败分子来说,坐拥房产升值诱惑更大
人民日报曾针对“房腐”现象发文称,细数被曝光的案件,现象类似,轨迹相通。“房腐”者所谋求的,是相对安全地以权谋私。对于腐败分子来说,坐拥房产,升值诱惑更大,法律空子易钻;通过买卖房产,受贿资金得以“洗白”;勾结开发商,低价“租进”变相“租出”,牟利容易披上合法外衣。而“房腐”官员的侥幸心理,也为他们的落马铺设了一条灰色轨迹。从受贿一套房到化身“房多多”,每次得手,侥幸心理就增长一分,胆子就放大一倍。有个段子很形象:“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既然湿了鞋,顺便洗个脚;既然洗了脚,干脆洗个澡,一洗洗到监狱了”。
文章称,在房地产领域,更要搭建“阳光房”,用制度的“笼子”组成安保系统和监管体系。这首先意味着革除特权之弊。腐败与特权历来是对孪生兄弟,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使权力无法染指边界以外的市场运行,才能斩断楼市利益输送链条;其次还需要把权力曝于阳光下。腐败的侥幸总是来自“暮夜无知者”,完善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和舆论监督体系,完善官员房产乃至财产申报制度,“房腐”才无处遁形。

相关评论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南阳市电子警察查询网)
豫ICP备06015508号